关灯
护眼
字体:

251|哎呀!万神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笑着将压得自己快喘不过气的花城从身上推了下去,热意情潮尚未褪去,谢怜忽然想起一事,随口道:“对了,三郎,万神窟”

    花城的手臂又搭上了他的胸口,一边不知在玩弄些什么,一边懒洋洋地道:“嗯?万神窟怎么了。”

    谢怜道:“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起来,铜炉爆发,万神窟里那么多神像会不会有事?”

    若是如此,那便太可惜了。毕竟那里面每一尊神像都是花城的心血之作,他都很喜欢。花城道:“不会。我早就设了界,哪怕是整个铜炉都塌了那石窟也不会有事。”

    谢怜兴头上来了,道:“是吗?太好了,那一定没事了。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花城似乎凝滞了片刻,但随即便笑道:“好啊。哥哥想看便去看,有什么不可以?”

    谢怜兴致更高,道:“那就明天吧。反正铜炉已经开放了,随时可以进去。”

    花城挑起一边眉,道:“明天吗?好吧。”

    他没表示反对,也不多说,但下一刻,又翻了上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后半夜的花城折腾他越发狠了,没过两轮,谢怜便被逼喊了哥哥救命,然后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原本是可以一觉安安稳稳睡到天明的,但过了一个时辰不到,谢怜沉睡中感觉身旁一轻,睁开双眼一瞄,人已不见了。

    谢怜一怔,睡意尽散,一下子坐了起来。

    随便清理了一下,他慢吞吞下了榻,推门出去,心道:“三郎去哪儿了?”

    睡到半夜忽然失踪,这可是头一遭。他在极乐坊绕了一圈也没见着人影,想起极乐坊内有一间屋子是传送所用,过去一看,果然,那屋子的门被人打开过。

    他记得上次门上的阵法不是这么画的。而此刻,门上新阵的朱砂还尚未干。谢怜不假思索便推门进去。再出来时,门外已不是极乐坊,而是漆黑一片。

    谢怜关了门,托起一团掌心焰,照亮四周。看到眼前的景色,他不禁一愣。

    这缩地千里阵通往的地方,竟然是一个阴森森的巨大石窟。

    万神窟!

    花城为何深更半夜一个人来万神窟?他们不是约好了明天一起来吗?为何他今晚就先来了?

    摇了摇头,托着那一点火焰,谢怜在阴凉凉的石窟内缓缓走动起来。

    足音森森回荡,那些神像上遮面的轻纱都被取了下来,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有无数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正沉默着,想想这画面,还有些可怖。谢怜路过一间石窟,随眼一扫,窟中是一尊太子悦神像,眉目温好,拈花扶剑而立,身姿优美。

    这里的神像多则千尊,少则百尊,不知耗费了怎样漫长的时光和倾力的心血才雕刻而成的,又不知在黑暗中沉默了多少岁月。

    想到这里,谢怜叹了口气,面对着那石像,微微俯首,喃喃道:“很寂寞吧。”

    是说雕神像之人,也是说神像。

    那尊太子悦神像点了点头。

    谢怜:“”

    这可太吓人了。

    梗了一会儿,谢怜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原来如此,多半是因为他刚刚才补充过法力,此刻浑身上下气场充沛至极,站在这里影响了这些神像,才让它也活动了起来。

    谢怜赶紧收敛法力,但已经迟了,那尊太子悦神像已经迈开了步子。因为谢怜多到要溢出的法力感染了它,却又没有认真操控它,它动起来有些笨拙,“咚”的摔了一跤。

    谢怜赶紧把它扶起来,道:“小心!”

    那神像由他扶起,面带微笑不变,还微微昂首,一脸高贵骄矜之态,向他点头表示了感谢。见它如此骄态,谢怜不免好笑,忍了,道:“你看到花城了吗?”

    神像可以发出简单的声音,但无法说话,除非是专司言语的舌灿莲花之神。那太子悦神像听他发问,露出一点困惑之色,仿佛不知他在说谁。谢怜了然,这时候的他还不认识花城呢。于是他改口问道:“那你看到一个红衣人了吗?”

    那神像这才展露笑容,又矜持地点了点头。谢怜道:“你知道他往哪里去了吗?”

    这么大的石窟,他又不熟,唯恐迷路。那神像略一沉吟,给他指了一个方向,谢怜道:“多谢太子殿下。”

    走出了一段路,他回头,那尊太子悦神像已经迅速掌控了如何走路的要领,还在原地舞起了剑,身姿翩翩,仿佛置身于万众瞩目的上元祭天游之上。

    可惜,无人欣赏。

    没过多久,谢怜又遇到了分岔路口。理所当然地,他又准备向自己的神像求助,走进了最近的石窟。一进去就看到石台上坐着一个人影,正抱着酒坛猛灌。

    谢怜:“”

    他一下子上去把那酒夺了,道:“别喝了!”

    那神像也是他,只是容颜微微清减,一身朴素白衣奢华不再。酒坛被谢怜夺走,它想抢,迷迷糊糊的又抢不过,气得直打转,突然抱着谢怜呜呜哭了起来。

    谢怜目瞪口呆,道:“你也用不着哭啊”

    那神像哭得更厉害了,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委屈,酒也不抢了,就抱着他不撒手。谢怜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怎么这样缠人,只好也抱着它,轻轻抚着它的背脊,安慰道:“好了,好了”

    再看看,手里的“酒坛”也并没有酒,还给它也无所谓,便道:“你看到一个红衣人了吗?他往哪里走了?”

    那神像给他指了一条路,谢怜便把酒坛还给它了,继续向前走去。那神像不哭了,抱着酒坛坐在地上,又发起了呆。

    谢怜回头看它,叹了口气,继续前行。

    又过了一阵,他听到嘎吱嘎吱之声,仿佛铁链摩擦,来到一座空旷石窟之前。

    那石窟从穹顶垂下来一座秋千,秋千上坐着一尊神像,神采飞扬,满是少年气,一身皇极观的弟子道服,约莫是十六七的他,抓着秋千的链子,努力想让它荡起来。但因为它自己就坐在秋千上,怎么也荡不起来,于是显露一脸烦恼。见状,谢怜便上去帮它推了两下。

    秋千终于飞起来了,那道服装束的少年神像这才高兴了。谢怜趁机问道:“你看到一个红衣人了吗?他往哪里走了?”

    那少年神像一手抓着秋千,另一手指了一个方向。谢怜又推了他两下,道:“再见啦。”

    可那秋千荡了十几回,便缓缓停下了。再没人推它,那少年神像呆呆坐着,又露出了烦恼的神情。

    走了许久,谢怜估摸着:“也该到了吧?”

    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压抑又痛苦的细小声音,不禁一愣:“什么声音?喘息?”

    那声音,是从前方一座石窟传来的。谢怜走进去一看,石窟内摆着一张石台,台上,像是躺着一尊横卧神像,一张白纱从头遮到脚,垂下地面。纱下身影绰绰,时而蜷缩成一团,时而辗转反侧,似乎有什么人正在下面饱受折磨,艰难挣扎。

    “”

    谢怜正要上去拉下那白纱,忽然,一只手从背后覆上了他双眼。一个低低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叹道:“哥哥。”

    谢怜笑了一声,温声道:“三郎,你以为不给我看,我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了吗?”

    良久,花城又是一声叹,道:“哥哥,我错了。”

    谢怜把他的手拿了下来,回头道:“温柔乡?”

    站在他身后的,是一名身形颀长的红衣男子,果然是花城。

    他被抓个正着,一手扶额,终于承认了:“是。”

    难怪了。果然如此,难怪花城一直不肯让他看。谢怜道:“你今晚过来,是想事先来把这神像藏起来的吧。”

    花城目光看向别处,道:“是。”

    谢怜哭笑不得。就这么不敢让他看见这尊神像吗?

    他道:“为何要藏呢?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现在出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就是了”

    那棘手的问题就是,谢怜来了之后,无意间导致所有的神像都能动了。

    这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对这尊特殊的神像来说,就很痛苦了。因为,这纱下的神像,雕的是十七岁在荒山洞穴里,中了温柔乡的那个谢怜。

    别的神像,要么在舞剑,要么在喝酒,要么在荡秋千,干什么的都行,只有它很倒霉,它中了那害死人的花妖之毒。这就导致它“活”过来之后,要饱受这欲毒的折磨。

    那纱下传来的喘息痛苦难耐,谢怜听得于心不忍,又想起那惊心动魄又刻骨旖旎的一夜,道:“这也太可怜了。若我现在离开的话,它会还原成石像吗?”

    那样就不必受这折磨了。花城却道:“恐怕不能。毕竟,哥哥现在差不多是法力最强的时候,整个万神窟里的神像都被你影响了。就算你离开,它们也会持续发作许久。”

    那可太痛苦了。谢怜道:“那还有办法吗?”

    花城永远是有办法的,微一点头,道:“方才我就是在处理这个。哥哥随我来。”

    他引谢怜进入另一间石窟。一进去,谢怜便微微睁大了眼。只见那石窟中立着一尊男子石像,身形长挑,眉目俊美,嘴角微挑,右眼戴着一只眼罩,和他身前带路的红衣男子几乎一模一样。

    竟是一尊鬼王像!

    谢怜道:“这是”

    花城道:“这是方才我发现情况不对后匆匆雕成的。许多年没动,手生了些。哥哥看看,可还像?”

    谢怜仔细端详它一阵,道:“很像!不过”

    花城道:“不过如何?”

    谢怜莞尔,道:“不如你本尊好看。”

    花城也笑了。

    紧接着,谢怜又道:“所以,三郎你说的办法,就是”

    就是让这尊鬼王像,给中了温柔乡的神像“解毒”吗?

    沉默片刻,花城敛了笑意,正了颜色,盯着谢怜的脸,道:“是。”

    谢怜先还没注意到他神色里略带的谨慎,心道:“这法子也太”

    虽说的确是治本之法,立竿见影,但想想都觉得荒诞旖艳得很——说穿了,不就是用一尊鬼王像去破自己少年神像的身、从而抑制欲毒么?

    真是连说说都觉得难以启齿!

    他尚且不知该如何应答,花城却忽然在他面前,单膝跪了下来。谢怜一怔,忙去拉他,道:“三郎?”这是做什么?

    花城沉声道:“殿下,是我不敬了。”

    谢怜拉不起他,便也跟着蹲下了,不解道:“你有何不敬?”

    花城却凝视着他,轻吸一口气,沉声道:“殿下请相信我,今日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虽是亲手雕了这尊神像,但,从未曾对殿下的神像有分毫亵|渎不敬。若是殿下觉得这法子不妥,我再另寻他法。”

    谢怜总算明白花城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了。

    归根结底,对于自己私下雕了这么多尊谢怜神像的事,花城始终担心谢怜会觉得他唐突冒犯,行为诡异。眼下又提出这么个法子,恐怕更担心谢怜会觉得他满脑子胡思乱想,心思不敬。

    谢怜笑着叹了口气,双手拉住花城,终于将他从地上拉起,道:“我当然相信你。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很敬重我的。”

    不过,“从未曾有分毫亵|渎”,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如果算得严格一点,打自花城化蝶归来后,他隔三差五就要在千灯观“亵|渎”一番神明,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

    谢怜轻咳一声,道:“我觉得这法子没什么不好的。很好,很好。”

    可是,想到这法子的实质是什么,脸又微微发热,觉得这话未免不矜持。而得了他应允的花城终于渐渐恢复自若。谢怜将手放到那鬼王像的肩头,道:“我来给这神像开个光?”

    花城眨了眨眼,缓缓笑道:“哥哥若愿意,自是求之不得。”

    谢怜点了点头。须臾,那神像轻轻挑了一下眉。见状,谢怜忍俊不禁,收回了手,道:“这样就太像了!”

    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石窟外慢吞吞走来了几个人影。居然有数尊神像好奇地围了过来,似乎是想仔细看看石窟内这尊和它们都截然不同的新神像。那尊鬼王像也看到了它们,眨了眨眼,一边眉挑得更高,不知想到了什么,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谢怜连哄带赶,好容易把那群自己的神像都推走了,谁知眼角一扫,忽然道:“温柔乡呢?”

    他已经直接用这个来代指那尊倒霉的神像了。不知何时,石台上只剩下一袭白纱,而那尊温柔乡卧像居然不翼而飞!

    谢怜心道糟糕,随后负手进来的花城也是眉峰一凛。谢怜道:“万神窟很大,一时半会儿应该跑不出去,快找吧!”

    花城却道:“恐怕不是。哥哥你看。”

    他指了指地面。谢怜绕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