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章双木成林,二人成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29章双木成林,二人成森

    中秋一过,秋季集市就开了。

    今年何田和易弦带去集市交换的东西和去年相差无几,小米、红枣、苹果、各色干菜和罐头,还有鱼排熏鸭,然后就是教萨沙烧陶时他们也跟着做的一些陶盘陶碗,杯子盒子。

    何田今年做了纸,就做了些笔记本。

    本来她是打算留着自己用的。

    纸张存放在干燥通风的地方,能放上好多年呢,但是后来送给萨沙一个笔记本后,看他那爱不释手的样子,何田就动了心思,又做了一批笔记本,拿来市场交换。

    她这批笔记本可是下了工本的,先把纸熨烫压平,然后沿着厚纸模子裁好,再用锥子穿上洞,十张一叠,用涂了蜡的绒草线缝上,十叠做成一本,穿好了线,脊背刷上一层鱼胶,晾干之后,再安上本皮。

    本子皮也做了好几种呢,一种是家中的碎皮子缝的,皮面还带一根皮绳,可以把本子皮扎起来,这样里面的纸叶就不会卷曲翻边,不容易破损,另一种是厚纸做的,纸上压了花,有竹叶、红叶也有鲜艳的各色花瓣的。

    用皮子做的本皮可以拆卸,本子用完了,再换上新的纸,可以再用上好多年。

    除了笔记本,她和易弦还做了些能折叠的压花纸灯笼。

    灯笼折起来后全是长方形,每片边缘穿了孔,用草绳打成x型的结编在一起,不用的时候可以压成薄薄一片,很方便存放。

    集市开张那天一早,何田和易弦划着小船,装上货物,带着小麦顺流而下。

    到了集市河滩,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搭起了摊子,开始交易了。

    村民们早在几周前就砍过了芦苇,还在岸上铺了些木板,方便大家停船和搬运货物。

    何田易弦也赶快选了块地方,砍了些芦苇,扎成束,一堆一堆摆放在一起,再把他们带来交易的物品一一摆放好。

    易弦今年摆摊子的时候还多用了点心机,没像大家那样把芦苇垛砍成几乎一样高矮的,而是留了几垛高的,放在摊子中间,更高一点的放在最后,这样一来,高低错落,即使站得挺远的,一眼瞧过来,他们摊子上都摆了些什么,也能看得很清楚了。

    摊子摆好后,两人又跑回岸边,小麦还守在船上呢。

    小船上放着个泥炉子,搁在一个破烂的藤筐里。

    何田从船底拿起一根木根,穿过藤筐两个把手,两人一前一后就把藤筐给抬起来了。

    把泥炉子安放在他们摊子斜后方之后,易弦又去船上抱来了一口铝锅。

    何田则折了些干枯的芦苇叶杆,填在泥炉子下,点起火。

    他们带的这口大铝锅里是一锅煮好的卤味,加热之后,不一会儿散发出诱人香味。

    中秋过后的秋季清晨,即使是在山下也开始变冷了。

    不少住在下游平原的山民天还没亮就划船逆水而上,等到了集市,不仅累了,肚子也饿了,这时闻到喷香的食物气味,不约而同向何田易弦的摊子聚拢。

    “大姑娘,你们这锅里煮的吃食是卖的么?”

    “能换么?

    怎么换呀?”

    “你们煮的是什么呀?”

    何田和易弦戴上口罩,打开锅子给大家看了看。

    “是卤煮,猪头肉、豆腐豆筋、卤蛋还有猪下水!”

    易弦用大勺在锅中搅了搅,舀起一勺卤好的食物,香味立刻更浓郁了,何田打开一个小棉被包着的木盒,里面是一摞烧饼,“卤煮夹烧饼!都是热的!”

    “怎么卖呀!”

    “有什么换什么呗!”

    何田笑笑,“我们俩也没想着要赚什么钱,本来想着自己吃着方便的,大清早划船过来,到了这儿热汗一落,凉飕飕的,要是能吃上口热食物多好呀,这么一想,干脆做多点带上,也算方便大家了。”

    她这么一说,围观的人们都放心了,到了秋季,大家手里其实都剩不下什么钱了。

    于是立刻有个年轻姑娘用一串玉米跟何田换了两个夹卤煮的烧饼。

    何田这些烧饼都是昨天晚上就烤好的,切了缝,卤味也早就卤得烂烂的,把烧饼一捏,舀一勺卤味倒进去,再拿一片干荷叶一包,可以边走边吃。

    那姑娘还跟何田吹她的玉米,“我这些玉米可是双色的,营养价值很高呢!你看,是不是每个上面都有两种颜色的籽啊!晒干了放到明年春天,就能种了!煮熟了又软又糯又甜。”

    确实是这样。

    这姑娘的双色玉米何田还是第一次看到,淡黄色的籽之间夹杂着不少暗紫色的籽,颗颗饱满,闻着还有股香甜的气味。

    何田暗叫可惜,察普兄弟刚惨痛地证明过,他们山上种不出来玉米。

    不过,要是放在温室种一两棵,没准能成功呢?

    等等,玉米是怎么授粉的呀?

    搁在温室怎么授粉?

    那也不怕,到时打开房顶,蜂蝶照样能飞进来,可是这样一来,病虫害又难治她一边盘算着,一边不断夹肉饼给交换的人。

    易弦就负责收交换肉饼的货品。

    他们本来就是想用这个法子招徕人气,所以来者不拒,人家给什么,他们都换。

    买了肉饼,人们也没立即离去,还有排队的人,更是得多看看何田易弦摊子上的东西,结果就有不少人一边吃着肉饼,一边又跟他们换了各种东西。

    卖肉饼确实赚不了什么钱,但是何田他们这摊子,一会儿工夫就成了人气最旺的,两个人忙活得恨不得多生出一张嘴两只手来。

    只大半个小时,一锅卤味全卖完了,还剩下几个烧饼。

    何田易弦摊子上的东西也大换样了。

    小米变成了芝麻、花生、杂豆,还有一大袋何田易弦都没见过、长得仿佛土色的大圆萝卜的根茎植物,换的人说叫“地瓜”,可以蒸熟煮熟了当主食吃,也可以切成片像水果一样生吃。

    这个根茎放在地窖里能保存很久。

    交换时那人切开了一块给他们尝,在薄薄的土色的皮下面,“地瓜”长着雪白的肉,脆生生甜津津的。

    “吃着有点像梨子,可是没梨子那么甜和多汁。

    倒是也没什么渣。”

    易弦吃完总结。

    何田觉得这东西可能换亏了,远没有苹果好吃。

    不过,新鲜东西嘛,尝尝鲜也好。

    鱼排、熏鸭、猪肉这些都换成了皮毛,两张狼皮,一张黑白花的牛皮,还有一些其他的皮货,比如狐狸皮什么的。

    陶器换的东西最有价值,他们用一套二十四件的杯盘碗盏换了一桶大约二十升的柴油,零碎陶器还换来了几样有用的小工具。

    其他的果干果酱,用蜂蜡和草药制作的润唇膏,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