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6.光明磊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能跟上。

    “你们是一起拜入丹峰?”

    冷不丁的,顾佩玖开口了,声音泠泠,澈若清溪。

    叶泽低着头,“是。”

    “这样。”走到岔道,她的脚步停下来,抬头望月,似是若有所思。

    叶泽也停了下来,低头。

    “身为内门弟子……为何着外门布衣?”

    顾佩玖问。

    有问必答的叶泽这次沉默了。

    “不答也罢。”顾佩玖淡淡道,“但平日功课,身为丹峰内门弟子,必着丹枫素衣。”

    “是。”

    “去吧。”

    叶泽恭敬低头应了,转身想走,却又听顾佩玖道,“等一下。”

    叶泽回头。

    顾佩玖:“丹峰的俸禄,是不是真的很少?”

    叶泽:“……”

    “嗯?”见叶泽久久不答,顾佩玖的音调微微上扬。

    “……回大师姐,内门俸禄尚且充裕……外门确实是略少了些。”叶泽从自家高傲大师姐居然问了如此民生问题的震惊上恍然回过神来,僵硬道。

    “这样啊。”顾佩玖若有所思,半晌,“好了,你回去吧。”

    叶泽这才心有余悸的走了。

    ……好好的,大师姐突然问什么俸禄?

    思过阁。

    黑漆漆的阁楼,夏歌把所有的蜡烛都吹灭了,只在书桌上留了一盏油灯。

    她把摔到一边的毛笔捡起来擦了擦,放回原处,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两手交叉到脑袋后面,舒服的往后仰,“唉,小傀,我什么时候才能升级啊……”

    【宿主只需炼出琉璃傀儡,便可升级。】

    系统的声音冷冰冰的,丝毫不人性化。

    夏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傀儡术在这里可是禁术,要是被逮到了我就不用混了,风险那么大,你有没有五险一金啊?”

    系统早就习惯了自己宿主毫无底线的厚脸皮和嘴炮,基于过往被坑害的经验,它理智的选择保持沉默。

    “你难道就不同情你的宿主吗?嗯?”夏歌试图动之以情,“你看看,小傀,追随我三载光阴,哪一次让你饿着了渴着了?你宿主我热爱和平,不打打杀杀……”

    【叮!注意,有危险接近!】

    夏歌根本就没来及听完自己系统的提示。

    窗外黑影一闪,下一刻,她便被人死死的按住了命脉!

    桌上唯一的灯火也随风熄灭。

    漆黑一片的阁楼,入目的光芒只有窗外流银的月光,和脖颈上短匕反射的冷芒。

    一个冷冰冰的女声响起来。

    “现在,不许喊。”

    “不许动。”

    “……”

    夏歌:……

    为什么热爱和平的人就不能被和平热爱呢?!

    顾佩玖显然不知道自己哪个字踩到了这小子的痛脚,此话一出,眼见立马瞪圆了眼睛,“怎么不参加考试了!?谁不参加考试了?!怎么能不参加考试呢?!这样不明摆着我凭借美色走后门吗?!我夏无吟行得正坐得直,怎么能被人家这样看呢?!”

    “再说,琉璃木不是银子啊?!”

    顾佩玖:“……”这才是重点吧。

    夏歌似乎不知道厚脸皮这仨字是怎么写的,“大师姐,您也说了丹峰弟子无信不立,您说实话……是不是觊觎我的美色?”

    顾佩玖无语良久,难得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这位自诩美色加身,行得正坐得直,怕被人污了清白的……翩翩少年。

    黑发一如所有的丹峰弟子一般披下,在发尾束了一根发带,只是丹峰弟子一向以赤色为标志,以身着丹枫素衣为荣,就是只能穿麻衣的外门弟子,也会在发尾束红色发带以示丹峰弟子的身份,只是也不知道这位是特立独行,还是我行我素……

    别人的发带是红的,这位是绿的。

    因为是在发尾束的,脸庞两边懒懒散散的垂下两缕头发,一身外门弟子标准的粗布麻衣,腰间倒是如翩翩公子一般挂了一块龙形玉佩,结果龙形玉佩的右角好像是被什么啃掉一般不知所踪,本来唯一算得上可以称道的地方,也因为那缺了的半个角,也变得一言难尽。

    人家是挂一块美龙玉佩就像一位美公子,这位的龙佩倒像是捡过来的,一副照猫画虎,结果学的惨不忍睹的傻模样。

    唯一勉强可以看得也只有一张眉清目秀,但一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脸。

    眼睛有点像猫,睁大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本来看不出什么,但一眯眼就会活生生的现出几分猫儿一般的狡猾。

    夏歌被她打量的难受,她哼哼几声,着重强调,“……反正,我不是那种凭借美色走后门的人!”

    顾佩玖沉吟半晌,给出了一句实话。

    “夏公子,实话实说,我未曾从你身上看出半分美色。”

    为了凸显出她是把他当成一个男人,而不是当成一个弟子或是一个孩子,顾佩玖还特意用了敬称。

    本以为此言既出,这位少年会稍受打击。思及此,顾佩玖略有不安,甚至都在心中开始酝酿一些安慰他的话了。

    结果她还是低估了对方的无耻程度。

    夏歌一脸痛心:“大师姐,我知道我长的好看,您也说了,丹峰弟子无信不立,您何苦昧着良心说这种谎话呢?”

    顾佩玖:“……”

    不知道为什么,顾佩玖总觉得这小子字里行间都在嘲讽她丹峰的“无信不立”。

    小滑头。

    她从袖中拿出了一块琉璃木,扔到了夏歌旁边仅存的梨木桌子上,“我从不说谎。”

    夏歌眼神陡然一亮,顾佩玖一眼望去,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小子亮晶晶的双眼里,左眼写着“贫穷”,右眼写着“暴富”。

    “你若坚持考进丹峰,我无异议,但你要记住。”顾佩玖面无表情,“你一定要考进来,否则……”

    夏歌将视线从琉璃木上收回来,笑嘻嘻,“一定要考进来?那么严厉的吗?”

    “这是你自己的决定。”顾佩玖声音淡淡,“我给你选择机会,如果你考试失败——”

    下一秒,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杀意骤然围绕在夏歌周围!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麻衣下的手下意识的握紧,生生遏制住了自己反击的本能——

    少女的声音冷冽,“不管你混在丹峰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留你。”

    “届时你只有两条路。”

    “滚出丹峰,或者,抄一辈子的丹训。”

    发现只是这位大师姐的威胁,夏歌让自己微微放松,咳了咳,“干嘛这么严厉啊……真的是,大师姐,你吓到我了。”

    顾佩玖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

    夏歌随手拈起桌子上的琉璃木,借着麻衣宽袖的掩饰迅速掐了自己一把,两眼微红,声音委屈,“我能有什么目的啊……我也很想考进来的,和我一起的叶泽都进来了,我也很想穿上丹枫素衣喊他一声师兄……但是我穷,而且炼丹也真的是没什么天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