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2.第 5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蒙蒙亮的时候又下了一波短促的雨, 淋湿了整个院子, 也惊醒了梦中的人。林淡秾床上躺了一会儿,就迷迷瞪瞪地爬了起来, 披了件外衫,打开了窗户。夏天能逢一场凉雨, 是一件很惊喜的, 也是不可错过的。

    甫一开窗, 风就迫不及待地顺着沿吹了进来,潮湿而凉爽。林淡秾被这风拂了一下脑袋,吹去了些困意,才算睁开了眼睛, 紧接着她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个人。只打了一个照面, 林淡秾就彻底醒了。陈衍走近过来, 隔着窗户道:“你还好吗?”

    林淡秾揉了揉眼睛, 确定自己没看花了眼。她盯着陈衍半晌, 竟忽然露出个笑来:“尚好。”

    晨光下, 林淡秾未施粉黛的脸就像花草上凝着的露珠, 还带着青春鲜活的气息,清透纯澈。她的唇色丰丽饱满,又是难得不带着恶意讥讽愤怒的笑容, 是陈衍自初见以来少有的好脸色、好气色。

    陈衍一怔, 他知道林淡秾最近在做的事情, 更知道她与魏琅走的近, 猜想这该是魏琅带给她的改变。心中难说是什么感受, 这是前世的他错过的,也是今生的他错过的。

    他在看林淡秾的时候,林淡秾亦在看他,观这位陛下圣人皇帝也觉其气质样貌大有变化。他确实是忙了很久的样子,估计都没睡过一个好觉。槁项黄馘,下巴上的胡渣也像是新刮的,估计是刮得急了,还有一道新鲜的血痕,眼中的血丝更是斑驳错杂。

    战争是最磨砺人的东西,边关战事起,陈衍几乎忙得根本停不下来。先要为筹备边关的物资以及调兵遣将,后又要等待随时可能到来的军情,甚至百忙之中还要看各地的奏章报表……他一力筹备此事耗尽心血、殚精竭虑,早已物我两忘,哪里还顾得上锦衣玉食、。

    但即便如此,他整个人却显出一种沉稳与平静。像一罐被搅乱的泥水平置久了,那些重的、有分量的东西终于稳稳沉了下去……

    “陛下气贯长虹,想来最近万事如意。”林淡秾道。

    陈衍点了点头:“有一件我准备了很久的事情终于开始了。”

    林淡秾闻弦知雅意,她由衷道:“愿陛下得偿所愿。”话一说出口,她却觉得有些奇怪,但不待细想,陈衍已掷地有声道:“我们会赢的,一定会赢的。”

    他眼中的光一下子惊到了林淡秾,她收回目光,低声道:“是,会赢的。”

    陈衍怔怔看了林淡秾一会,才想起来意,他将目光落到林淡秾的手,犹豫着道:“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林淡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睡了一夜仍旧是痛的、红的。她已知道陈衍缘何而来,但这段时间不止陈衍,她也沉淀了下来。知道陈衍始终监视着自己心中竟然没有了上一次的愤懑,只是有些无奈,她解释道:“陛下,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我也如此。”

    陈衍垂眸道:“我已知道是林家的人……”

    “陛下,与林家没有关系,这本来就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也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她抬起自己的手,道:“您只是怜惜您前世的情人今生的手上有了伤痕,却不知这伤痕是我自己讨要来的。”

    “我并不觉得委屈,”林淡秾一顿,怕自己说得不清楚惹了事端,又道:“也不需要圣人为我出头。”

    她看向陈衍,陈衍心头一颤,知她心意,有听她叹息一声,话语不停:“陛下您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前几次多有冒犯,您却都没有怪罪于我。”

    陈衍问:“你冒犯我了吗?”

    林淡秾摇摇头笑着一一列出自己的罪状:“出言不逊,行为不端,甚至还冲您发过脾气。”她略一停顿,陈衍心下猛跳,他不知道对方又想到了什么,但总差不离那些。

    果然,下一刻林淡秾又一把刀插上来:“陛下对我如此,是因为将我当做前世您的恋人,而我竟也厚颜无耻地接受了这份宽容与厚待。”

    陈衍、陈衍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将手放在窗沿上,说起一些别的事情:“那些,你都看了吗?”

    林淡秾的眼神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毕竟倘若这世上当真有人真诚地将自己所有的事情——不论好的坏的——通通都告诉你,即便是个木头人,也不禁会为这心意动摇一下。林淡秾不是个木头人,但她是个要硬着心肠的女人。

    于是,她只说了两个字“看了”,就闭上了嘴。

    陈衍却浅浅笑了,他脸上有熬了几月的疲倦,也有一瞬纯粹的欢喜。

    林淡秾刻意不去注视这些,陈衍将手放在窗沿上,低语道:

    “我已知道你心中的纠结,这些日子,没有见你,一是因为朝中事情繁多,二也是不敢来见你,不知道和你说什么。你说的事情,我本不觉得是什么大事,我知道我们会相爱、会白头,这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林淡秾的呼吸清缓而安静。

    是的,倘若命运提前揭晓,我知道我最后爱的人、最深爱的人,知道那个和我和如琴瑟的人,那么已经足够了,至少足够一次奋不顾身的尝试了。但是……

    “但是我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这么麻烦的事情。”他笑一下:“我本以为,当我说出来的那一刻,我们就可以开始白头,却没有想到却是波折重重。有时在想我要是瞒着你、骗你,那样会不会轻松许多。”

    笑意忍不住在脸上荡漾开来,林淡秾忍不住笑了。

    陈衍看着她笑,心里竟然也很开心,他的心一下子很软很软。

    他慢慢道:“这段时间,我回想了许多过去的事情,也想了很多现在的事情。这当真是一笔翻不完、讲不清的乱账。我想你说的对,前世你之一颦一笑都牢牢刻在了我的脑海,那段感情亦铭刻在我记忆中,永生永世忘不掉。”

    林淡秾动容,一时不知是喜是悲该哭该笑。这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加可笑、又更加无奈的事了,面对着一个人向她表白又不在向她表白。而那个人却无法气愤难过,而是感到了真实的动容与悲哀……

    前世,

    这已经是许久以后,京城里所有的人都已不记得那个宠冠后宫的林贵妃,即便是当年那些热切讨论过的人,提起来也只是说:“皇帝以前有一个宠妃,可惜死得太早。啊,不过她被追封了皇后,还被葬入了帝陵。”旁的就再也没有了,人死如灯灭,灯灭即黑暗。他们更乐意去谈一些现在的事情,譬如太子临朝、魏琅写了新诗等等等等,甚至最近,皇城里的一件热闹事,是“傅蝉成亲了”。

    当年受诏为皇帝宠妃看病之后,虽然贵妃最终还是撒手人寰,但皇帝依诺没有斩杀太医。傅蝉不仅全身而退,更是经此一举成名天下知,自此以后平步青云,不仅成太医署医监,还著了专攻女子病症的《妇人方》一书传世。

    他是大器晚成的典型人物,经历故事又传奇,在京城颇有名气。今日成亲办流水席招呼亲邻,一群人凑在一起便又提起当年他显露头角的故事。

    等说完,一人道:“你们可知这新娘子是谁?”

    有许多人不知,连问:“是谁?是谁?”

    那人哈哈大笑,解开了谜底:“她便是当年举荐傅太医入宫,为皇妃治病的那位黄姓女医。”

    “慧眼识英雄,也算修成正果,当浮一大白!”这人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那人跟着喝了一杯,酒性上来、谈性也上来,感慨道:“傅蝉亡妻九年,不肯续娶,黄娘子竟也痴心等她,如今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

    有人好奇道:“傅大人妻子是怎么死得呀?”

    “难产而死,那位夫人微末时便嫁与了傅蝉,只可惜福薄命薄,未享到什么福就死了,只留下一个儿子。”那人解释道。

    “哎,可惜!”所有人又为那亡妻干了一杯。

    “其实也不算是没享到福,当年林贵妃感傅蝉尽心,不也下了一些赏赐给他怀孕的妻子吗?”有知情人道:“只可惜终究是没熬过去。”

    这个名字称呼终于再被提起——

    “林贵妃,哎,林贵妃,”有人叹息:“林贵妃也是天妒红颜。”

    当年宠冠后宫,如今却已化作一抷黄土;只可惜傅蝉过去了再娶了,陈衍却拒绝了所有人……

    皇城里,清宁宫。

    上官皇后依旧雍容华美地坐在高位,掌凤印摄六宫事。她坐在最高的地方,也坐在最冷最安静的地方。

    宫人回报宫里的一堆琐碎的事情,直到最后,她欲言又止地说:“娘娘,甘露殿里抬出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