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3.番外之清风长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 总是那么妙不可言。相遇,或是冥冥之中早有的注定。我们一生会遇见各种形形色色的人, 有的只能是擦肩而过的路人, 但有的人,却能一生伴你左右。

    符长宁与穆樾风的相遇, 不是因为谁太惊艳,而是因为当时的场景实在太过于叫人难忘。

    爆笑中的尴尬,咬牙切齿的愤怒,才是一生最美的刻骨铭心。

    那时候的符长宁是符行世家的家主, 虽然说是家主,但其实符行世家也就她一个人而已,所以她的任务可算艰巨, 不但要自己修行, 还肩负着符行世家复兴的重任。

    但事情那又那么容易,道的陨灭乃是受世的淘汰,一个即将灭亡的家族,不仅仅是因为道的陨消,还因为其身的原因。

    符行一道, 能窥天机,画符篆, 能救人于生死, 亦能杀人无形, 医效齐于丹药, 威力比肩杀道, 精妙越于阵法,既有杀道的力量,又有阵法的诡妙,还有丹道的奥秘,是九幽修仙界唯一能够同时融合丹道、杀道和阵法的一道,但却同时比这三者更为精巧,救人无形,杀人无形,才叫人防不胜防!

    但同样的,虽然符行一道越于其他道,但符行一道修行极其艰难,杀道修行虽然艰难,但任何人都可以修,阵法虽然难,但也还是有不少精通阵法之士。但符行一道,却对修行者极为苛刻,不但需要修行者天资聪颖,根赋极佳,对人的韧性要求也是十分严格。

    当时之世,符行世家早已没落,在修仙界的威名渐渐淡却,传至长宁父母一代时,修仙界已经很少有人知道符行世家了,原本两人都准备放弃的时候,长宁的降生却给符行一道带来了新生。

    长宁是世间罕见的聚灵体,天资聪颖,对符篆的研习更是得心应手,很快在符行一道有所建树,修为也远远的超越了其父母,所以这也是长宁后面的修行只能靠自己的原因,因为她父母虽然也是符行一道,但天赋始终是硬伤,修为也一直止步不前。

    父母无法在修行一路上提供帮助,世上也没人为她提出建议或者是教教她什么的,修行一路艰难重重,但长宁是谁,为符行一道而生的人,没有道便走出自己的道。

    父母长辞于世后,她游历天下,寻找修行的灵感,但那一条路总是艰难的,而她在那条路上,就如在崎岖泥泞小路蹒跚学步的孩童,跌跌撞撞,摔得遍体鳞伤,却没有人能够向她伸出援手。

    幸而还有连炘这个青梅竹马一直陪着她,无论她走到哪里,连炘总是不离不弃的陪在她身边,而她也习惯了连炘在身边,直到某一天,她遇见了穆樾风,久而久之,她才发现,她似乎从未认真的了解一个人,就连连炘也不例外。

    所以,她打算好好了解一个人!

    两人的相识并不算美好,为了寻找修行的灵感,也为了寻找能够修习符行的继承人,长宁来到了人界。人界的繁华与热闹远远比枯燥无味的修仙界更有趣,也更能为她提供进阶的灵感,来到人界后,她的修为算不算进步很大,但也还算过得去。

    而同时期的穆樾风,也在师父陨落之后,漫无目的在九幽游历。

    当时的长宁正在追一个魔物,那个魔物不仅夺了许多人的元魂用以修炼,还打伤了与她一起去查探的连炘,这让她很是气愤,不过谁料魔物太过狡猾,她一个眨眼便跟丢了。

    看着空荡荡的三个转角,她想也没想就拔腿往右边那个冲了过去。

    但是呢,往往转角的便会有令人意外的事情,要么,是美好的邂逅,要么,便是一场惨烈的车祸。

    追人心切的她因为跟丢了人,所以心里挺要强的,也不管前面有什么,便莽莽撞撞的冲了过去,速度快得甚至连前面有没有人都不知道。

    可怜的穆樾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人撞到在地,在电光闪烁的刹那间,她甚至连撞自己的人脸都没看清,肇事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徒留她一脸茫然的坐在地上,思索着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时的穆樾风并不知道撞自己的人就是长宁,而长宁也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无形之中撞翻了一个人。

    直到几天后,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遇见!

    穆樾风自辟谷以来,便没有食过人界的五谷杂粮,而偶然在人界看到了摆摊的小吃,一时没忍住嘴馋,吃了太多,造成消化不良,无奈之下,她只好找一个地方方便解决,而后在一家客栈找到了所谓的茅厕。

    而当她刚拉下裤子时,一个人忽然冒出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便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莫名的不能动了。

    她眨巴眨巴眼,看着面前将自己捂嘴抵在墙上的女人,心中跃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原因无他,这女人身上的味道,和当时撞她的人身上的味道是一模一样,一股淡淡的馨香,不浓却让人难以忘记。

    外面一阵骚动,整齐的步伐和凌乱的吵闹声,他们似乎在找什么,而且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当脚步靠近茅厕的时候,眼前的人看上去很紧张。

    幸而外面的人查看了隔壁间便被臭味熏得没有要查这一间的意思了,听着外面渐渐离去的脚步,长宁舒了一口气,将人放开。

    而穆樾风则是默默的提上裤子,然后一巴掌向长宁挥去,但悲催的是,她刚将手扬起,便发现自己似乎又动不了了。

    长宁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侧头看着她,“同是修仙界来的人,道友为何如此优秀,竟然会吃人界的杂粮闹肚子?”

    穆樾风脸色一僵,这不说还好,一说好像腹部又是一阵翻涌,长宁看着她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像是调剂盘煞是好看,遂好心的将她放开,得了自由的穆樾风也不敢示弱的回怼道:“同时修仙界来的人,道友你也很厉害啊,区区人界凡人就把你吓成这怂样!”

    长宁看着她冷傲的侧脸,故意装作没见她泛红的双耳,轻笑道:“修士不同凡人计较,我这不是怕他们,是因为他们太弱,我呀,一出手他们就唰唰的两下,就没了!”

    “嘁,”穆樾风瞥了一眼她,脸上露出一个富有深意的笑,“是啊,道友的修为,也就能在凡人面前显摆显摆了吧!”

    长宁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樾风,只觉得眼前这人贱得让她有些手痒,居然嘲讽她修为低,心里气极不过,她开口反嘲道:“修为低怎么了,修为低你不也拿我没辙?”

    穆樾风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好像是那么回事,她不屑的哼哼:“别以为你拿什么歪门邪道就能唬住我,我知道修仙界有的人,生来天赋低,在修仙界不得志,进入大门派也只能是低阶的外门弟子,呵呵,这样的人,在修仙界学了一点歪门邪道就跑来人界称王称霸,想要从中获得一点廉价的满足感,哼,谁曾想,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长宁快被她气笑了,她冷笑道:“你说我天赋低?”

    “嗯哼!”

    “你还说我歪门邪道?自欺欺人?”

    “嗯哼!”

    穆樾风耸了耸肩,丝毫没有要反驳的意思,长宁呵呵冷笑两声,被她气得昏了头,当下什么也不顾了,只想好好将这人教训一顿,左手食指和中指合一,迅速往右手手掌画了一道横线。

    穆樾风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她清晰的看见了对方手上忽然涌出一道血痕,而后随着对方眼花缭乱的结印手法,血痕竟然变成了一个类似自己前世见到那种符篆类的符文,眼见那符文向自己压下来,她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侧身躲过。

    “嘭”的一声巨响,在迅猛的能量之下,可怜的茅厕草棚瞬间四分五裂。

    穆樾风本以为对方被自己激怒,会准备在茅厕揍自己一顿,所以早有准备,因为长宁诡异的身法让她很是忌惮。

    可惜,虽然她拿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可架不住对方不按常理出牌啊。

    茅厕四分五裂的瞬间,长宁早已经飞身而出,而穆樾风因为以为长宁是向自己出手故慢了半拍,虽然她及时反映过来了,但还是没逃过被茅厕下面的排泄物溅上衣角的命运。

    看着被弄脏的衣角,穆樾风崩溃得直跳脚,声音更是直升多个分贝,“啊!!!!我要杀了你!”

    长宁跃上一颗大树,得意地将穆樾风的狼狈收入眼底,“哼,吃屎吧你个臭丫头,竟然敢说我歪门邪道,姑奶奶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符行道!”

    “什么道?”

    “哼,看你那样就知道你孤陋寡闻,见识浅薄,连符行道都不知道,还敢来人界混,也罢,姑奶奶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

    穆樾风将弄脏的外衣扔掉,伸手左嗅嗅右嗅嗅,而后露出一个十分嫌弃的表情,右手叉腰,左手指着长宁,冷哼道:“呵呵,今天我不把你这姑奶奶扔进茅厕我就不叫穆樾风!”

    “哦~原来你叫穆樾风啊,是不怎么好听,换了也好,要不以后就叫二狗子吧!”

    “你……”穆樾风气得手心发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长宁满脸邪笑,“二狗子,你看姑奶奶对你好吧,连新名儿都给你起好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娘也不忍了!”穆樾风声音已经不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了,看向长宁的眼神更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可显然对方并没有意识到,或则说是看她越是愤怒越是高兴。

    绚烂的笑一如冬日的阳光盛极灿烂,穆樾风怔愣了片刻,长宁灿烂得意的笑深深的印如她脑海里,而她恼羞成怒的模样,同样也让长宁铭记于心。

    那时候,不管是长宁还是穆樾风,都是那么的年少,身上都带着同样的狂傲,同样的得理不饶人,同样的毒舌嘴欠,而内心深处,也带着同样的纯净善良。

    长宁为了抓一个吸人精魄的魔修而卷入人界的一场动乱之中,她万万没想到那魔修竟然会是人界皇族的门客,也没有想到那魔修竟然狡猾的反将她一军,将残害凡人的脏水泼给她,而恰好那个皇族本是谋逆之臣,为了得到魔修的帮助,竟然派出数千将士追杀她。

    虽然她符行一道在修仙界所向披靡,但面对数千凡人,她也不得不选择回避,而连炘也在躲避之中走散了。

    而让她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随意钻进一家客栈,竟然邂逅了同样是修仙界来的穆樾风,在两人争执打闹间,被人钻了空子,见客栈团团围住,而机智的见情势不对,用隐身符躲过了,可穆樾风却躺枪了。

    外面的人忽然闯进来,穆樾风还没回过神来,长宁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长宁也是意外的发现,方才还满脸神气怼自己的臭丫头居然在凡人面前就那样束手就擒了,是的,束手就擒,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双手高举直接投降,然后不出意外的被那些凡人将士带了回去。

    看着被人带走的穆樾风,长宁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人家是替自己背锅了,思索再三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因为那个魔修也不简单,所以抵不过自己心里的那点愧疚,她跟了上去。

    可当她跟上去才知道,原来有的人真的只是表面上牲畜无害,实则骨子里凶残得很,在自己面前只会暴跳如雷的臭丫头,打起架来那叫一个血.腥暴力。

    很多年后,当再提起当年的事,长宁才知道,原来但是并不是简单的束手就擒,而是某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

    当时的穆樾风以为外面的人只是来抓长宁的,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站在那里了,谁晓得那群来那人的傻缺竟然连自己要拿谁都不知道,当场就给她拿下了,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能公然使出灵力,再加上想反抗也来不及了,只能任由对方将自己带回去。

    可惜,虽然她有心低调,可当真遇上事儿了,她那暴脾气也是挡也挡不住的。

    原来那魔修不仅仅是将残杀凡人的罪名推到长宁身上了,他还看上了长宁聚灵体的体质,想要将其用来当做炉鼎,所以将士将人带回去后,他立马就兴致冲冲的跑到了关人的牢房,也可能是兴奋过了头,竟然连不是聚灵体的穆樾风也没有发现。

    长宁用隐身符一直尾随在人群之后,见穆樾风一路被带到牢房,正准备出去嘲笑她两声的时候,那个魔修进来了,看着魔修流着哈喇子准备对着那个叫穆樾风的臭丫头上下其手,她竟然意外的准备袖手旁观。

    好吧,她承认自己的恶趣味,她其实就是想看看,在凡人面前,那个臭丫头究竟有多能忍。

    她知道穆樾风虽然看起来年纪小,但她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所以也并不着急,可她没想到的是,那臭丫头竟然再一次让她诧异了,因为她根本没有再忍,而是直接动手了。

    穆樾风其实真的已经很隐忍了,从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